滇軍將領隴耀之子回憶隨父到越南受降:整個河內沸騰

2020-09-03 17:53 評論數:

 都市時報記者 龐繼光

  我1941年6月生于湖南長沙,當時正值第二次長沙保衛戰,父親所在的60軍,正和日軍血拼。后60軍調回云南,組建了“滇南防線”。原來日軍在中國大陸戰場屢不得手,于是策劃組織“昆明戰役”,用50萬兵力的強大兵團,從越南打到昆明,再下重慶。從地圖上看,滇南不像滇西有怒江天險。殺到昆明真是無防可守,蒙自、個舊、開遠、建水、玉溪,全是云南富饒之地。真是一劍封喉!為什么日軍沒有殺出這一劍,反而繞道從滇西進攻騰沖、保山,那離昆明遠著呢?原因就在日軍的老對手60軍,已在滇南組建了堅不可摧的防線等候著日軍了。

  60軍大戰后調云南駐防

  60軍早在1939年臺兒莊戰役第二階段,給日軍王牌軍第五、第十師團以重擊。核心陣地禹王山,堅守26天,殺得日軍尸橫遍野,日軍硬是沒打上來。直到滇軍完成任務主動撤離,日軍驚呼:“蠻子軍”、“天軍”(滇軍之誤讀)、“中國唯一的鐵軍”,“其作戰方式不像中國軍隊!”抗戰以來,日軍沒有攻不下的高地,而禹王山成了日軍的傷心之地!

  后來60軍又參加武漢保衛戰,大戰陽當。長沙保衛戰、南昌保衛戰,殺出了國威、軍威,為云南各族人民爭了光。有這支英雄部隊防守滇南,所以抗戰中才顯得“滇南無戰事”。

  美軍雇問團及盟軍高級將領到父親部隊視察,此時父親已于1944年提升為60軍21師少將師長。而抗戰開始,他僅是60軍警衛營營長,由于屢立戰功,不斷升遷。

  當時父親的部隊實戰匯報,對當面一個日軍的高地展開進攻。炮火準備后,突擊連沖上去,官兵殺聲震天,氣勢如虹,高地上手提機槍、湯姆生沖鋒槍、M-1卡賓槍聲響成一片,還有美式火箭筒“巴祖卡”摧毀日軍地堡的爆炸聲。不久,高地被拿下,美軍將軍驚呼:“中國軍隊的戰斗力、軍事素質,是世界一流的,日軍想突破滇南防線沒希望,倒是他們自己要小心了?!庇④娝玖钫f得更直白:“如果我是日軍指揮官,叫我突破滇南防線,我就自殺!”。

  滇南未經大規模戰役,而粉碎了日軍“昆明戰役”的意圖。60軍功不可沒??上н@一段歷史,沒有好好發掘出來。

  我也一直隨軍,在滇南防線的要點上,如個舊、卡房等走了好幾個地方。美軍顧問和父親關系很融洽,開始叫他“隴將軍”,后來他們發現他像田納西州的州長,干脆叫他“州長”。

  隨父親到越南受降

  1945年8月,日軍投降了,60軍到越南受降。這是中國軍隊百年來首次出國受降,是極大的榮耀,是云南人民的光榮。部隊從云南金平誓師,向越南海防進發。由于沒有任何交通手段,唯一方法是穿越原始森林。

  父親和戰士們一樣,同原始森林進發。滇軍喜愛的景頗族長刀,成了穿越原始森林的利器。穿過原始森林,父親的21師直撲海防港,184師占領另一大港峴港。父親他們從云貴高原一直殺到太平洋海邊。

  父親到海防后,我和母親、弟弟,從昆明乘坐“飛虎隊”的C-47軍用運輸機改裝的臨時客機,和一群參加受降儀式的記者,直飛越南。

  到越南后,我們一家住在海防的一幢別墅里,據說是原總督的。

  日軍投降儀式在9月28日河內舉行。我是家屬小孩,自然不能進會場,但那天一早,副官駕著軍用吉普,帶著我和一個衛士趕往河內。河內距海防很近,不一會就到了。進到河內,到處都是頭戴美國鋼盔、肩挎湯姆生沖鋒槍和M-1卡賓槍的士兵,把守了各個交通要道口。

  儀式在總督府舉行。府前旗桿,拉下4條斜繩,掛滿了萬國旗。而兩旁,則掛中、美、英、蘇4國國旗。據父親說,大禮堂內部中央,掛國民黨旗及孫總理遺像,典型的中國主場!

  60軍團以上軍官都參加了儀式。這些軍官,哪個不是在戰場上和日軍血拼而有今天的,心情自然萬分激動。

  投降的日軍有3萬人,僅相當于一個師團的兵力。而中國軍隊兵強馬壯,僅60軍就足足5萬多人。

  整個河內沸騰了,擠得人山人海。我們的車只有艱難前行。父親說開完會不得了,外面早擠滿了華僑和當地人士。都想一睹中國將士的風采。想想越南被日本侵占,華僑的艱難,一個老華僑拉著父親的手,流著淚,高興得說不出話來。只會說:“太解氣了,太解氣了!”

  我想吃水果,衛士下去買,給錢,小販竟不要,送我們吃了。他哪兒是來做生意的,完全是來送的。

  汽車不小心掛到一個穿白襯衣戴眼鏡的男子,副官大驚,忙停車,不想那男子爬起來,一臉笑容,說:“沒關系,沒關系?!?/span>

  父親隴耀當到將軍九死一生

  “我父親有點牛,雖然在四川出生,但12歲起在昭通魯甸生活,后來成為孤兒,在部隊從士兵做到將軍。但奇怪的是,他一點傷也沒有,在槍林彈雨中,這也是一個奇跡?!爆F在想想,可以說,我父親一生都是傳奇。

  1928年,父親到昆明當了龍云的隨從侍衛,從此投身滇軍。從軍不久,考上軍官候補生隊。后來蔣介石得知該隊宣傳進步思想,即派人來昆查處,抓捕了一批進步教官。父親帶著一批同學,從學校的一個暗洞里逃出,投奔當時98師師長兼警備司令盧漢。后被編入98師軍事隊,參加廣西之戰?;氐岷?,被任命為98師第3旅6團2連排長。

  1937年“七七”事變后,云南60軍開赴抗日前線,血戰臺兒莊。父親任60軍警衛營營長,在戰斗中英勇作戰,立下功勞,被盧漢任命為特務團團長。部隊進駐湖南后,父親遭到暗害,于1940年5月份被關押在長沙上吳的陸軍監獄,時值日本飛機轟炸長沙,險些喪命。盧漢得知后,派人將他營救出獄。

  后來,父親被任命為4旅8團團長,駐防個舊,于1944年升任60軍21師師長,日本投降后,于1945年開赴云南受降。1946年4月,60軍陸續到達東北。1948年10月16日深夜,曾澤生、隴耀等人率領60軍通電起義。至此,長春和平解放。

滇軍將領隴耀之子回憶隨父到越南受降:整個河內沸騰

60軍建軍時期軍、師領導合影,前排左起:軍政委徐文烈、第149師師長隴耀、第150師師長李佐;后排左起:第148師師長白肇學、軍長曾澤生、軍部秘書長劉惠之。

  長春和平解放后,父親任中國人民解放軍50軍149師師長,南下參加解放重慶之戰,1951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重慶第二步兵學校物資保障部副部長;1955年轉業到地方,到四川樂山工作。

  1977年8月,隴耀因病逝世于樂山,享年69歲。

  口述人

  隴滌湘

  生于1941年

  60軍抗日將領隴耀之子

  現居昆明來源都市時報)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杭州麻将算钱规则图 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博彩网站评级 2020年最新开奖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排列三选号技巧和规律 516棋牌游金蟾捕鱼 2013金蟾捕鱼游戏 爱玩陕西麻将官网安卓 安徽快3和值推荐 广东推倒胡麻将 二分钟时时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福彩网p62 江西十一选五荐号 捕鱼大亨hd版 麻将来了安卓版下载 最新星空棋牌游戏大厅